•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ag真人积分兑换

请给我一首歌的时间

时间:2020-05-18 12:57:38   作者:深啡网   来源:新浪新闻   阅读:88   评论:0
内容摘要:  那个小丑曾经说过,我和你只有一首歌的时间。  是不是只要我一直唱歌,你就会留在我身边?  这一次,我可以留住你吗?  良辰:小说写手,沉静的双子座姑娘,居于北方,热爱旅行和电影。作品散见于《青年文......
  那个小丑曾经说过,我和你只有一首歌的时间。


  是不是只要我一直唱歌,你就会留在我身边?


  这一次,我可以留住你吗?


  良辰:小说写手,沉静的双子座姑娘,居于北方,热爱旅行和电影。作品散见于《青年文摘》《私人坊》《知音女孩》《爱人》等杂志。


  1.1997年,魔咒。


  在一个你非常熟悉的城市,在你的身边,有一个小姑娘,叫做小美。她10岁,有一双大眼睛和永远任性地撅着的嘴。她最喜欢唱歌,因为她有一副很好听的嗓子。每个人都夸她唱得好。


  有一天,城里举办嘉年华。马戏团里的小丑化着夸张的妆,拿着话筒摇头晃脑地唱着一首英国儿歌。许多孩子围在他身边。


  其中有一个男孩,他长得真好看,一双眼睛闪着润泽的光,就像小美早晨起来喝的银耳汤一样透亮。


  她多想为他唱一首歌呀,她比那个小丑唱得好多了。


  她走上前,对小丑说,你唱得不如我好,把话筒给我。


  小丑咧着他的大嘴笑了笑,拿出一根拐棍糖递给她,被小美一把挡开。没想到糖摔在了地上,碎成两半。很快又被许多人踩在脚下,变成黏黏糊糊、脏兮兮的一团。


  小美愣了愣,但她不肯认错,还变本加厉,嘲讽起小丑的嗓音来。


  于是他生气了,虽然看上去他的嘴巴依然笑得很大很弯,甚至有些诡异。


  我要惩罚你,他说,这将会是个令你悔恨终生的惩罚。


  小美害怕起来,大叫道:我讨厌你。


  可是你也有你喜欢的人,不是么?我诅咒你与他只有一首歌的时间。


  他说完,随即转过身消失在人群中。他那神秘的令人讨厌的笑容还浮在空气中,发出硫磺和沥青混合的气味。


  2.1998年,遇见。


  小美上中学了。


  如果不是那个男孩子又一次出现,她早已经忘记了那个小丑。


  那天放学她哼着歌,慢慢地在路上走。而他就站在那,斜挎着一个包。她路过他的身边,看见他在对自己笑,他说,你哼的什么歌?真好听。


  她整个人都呆住了,随即猛然反应过来,我乱哼的。


  你叫什么名字?他问她。


  就在这时,远处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,她在叫:小威,快走了。


  男孩急忙应声,往前跑了几步,又回过头来,对她说,我妈叫我,我先走了哦。


  原来他叫小威。小美看着他的背影欢快地跑远,想起那个小丑的话,感到很害怕。


  难道真的只有一首歌的时间么?


  不会的,他挺喜欢我,还问我叫什么名字,我们明天就会再见的,我还要告诉他我叫小美。她心想,笑了起来。


  可是第二天,第三天,都不见他。


  第四天她早早就走出校门,一直等了一个小时,小威却始终没有出现。


  她环顾四周,小声地哭了起来。


  3.2001年,想念。


  小美中学毕业的时候,喜欢读诗。


  如果你是五月,八百里为我吹开。蓝空上霞彩,那样子来了春天……


  那一年她跑遍所有的班级,寻找一个眼睛清亮得像银耳的男孩。后来才知道,他转学了。


  年幼的心,存不住多少悲伤和思念。只是偶尔想起来,会觉得怅然和无措。她早已忘记了那个小丑,就像她把她那些任性自大的幼年时光一股脑抛到身后一样。夏季好漫长,发呆的时候只能看着窗前的梧桐,在阳光下它使劲生长,可怎么也够不到天上的云彩。


  有一天夜里,她轻轻地唱着歌,打开电视,看到里面的本市新闻,在播一场少年足球赛。


  正要换台,她看到里面记者在采访拿了冠军的队伍,排在第一个的人很眼熟。


  字幕打出来,那是小威。


  没错,是他,他长高了,如果在路上遇见,她一定不敢认。唯一没变的是他的眼睛,在电视里看起来也一样透亮。


  然后就插进了城市下水道的新闻,他消失了。


  就像上次一样。


  她退后几步,跌到沙发上,发了好久的呆。


  4.2005年,喜欢。


  17岁的时候,小美长成了一个温柔内敛的女孩,每日抱着课本,出入补习班的教室,上钢琴课,学习英文。


  青春萌动的年纪,她收到过青涩的情书,放在抽屉里,小心地封好,像一个个美丽的梦。


  有一天在英文补习班上,她被老师叫起来唱首英文歌。


  当她恍惚地发现,这好像就是那个小丑当年唱的那支歌时,门被打开了。


  就像是一种魔法一般,门外的老师带进来一个人,那是17岁的小威。他清瘦而温顺的样子,让陌生人也心生好感。


  小美继续唱着,没有停下来。小威走过第一排一个空着的座位,也没有停下来。


  他一直走到她身边,放下了书包。


  是不是只要我一直唱歌,你就会和我在一起?小美唱完坐下来,眼睛看着黑板,悄悄地对他说。


  什么?他问。


  小美开始唱起来,她的声音很轻,还在颤抖。


  可是他说,她唱得很好听。他问她叫什么名字。


  她停下来,转过头,她第一次离他这么近,比那次在电视里看到他,他又长高了许多,身上散发出洗发水和香皂的味道,很温暖。


  小美,我叫小美。


  她话音刚落,那个严厉的英文老师走了过来,她说你们在干什么,上课是让你们聊天的吗?!


  他们都被罚站,小美在走廊左边的房间,小威在右边。


  下课以后,小威已经不见了。办公室的老师没好气地对小美说,他家长把他带走了,第一天来就闲聊……


  5.2009年,伤痛。


  小美考上大学的那年,用了整整三个月的暑假来旅行。


  她在举办那场嘉年华的游乐场打听了好多次,没有人确切地知道那个马戏团去了哪里。


  北方,他们好像是要往北去。一个看门人回忆了一阵,对她说。不过你是找不到的,没人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。


  大家都劝她不要找了。


  小美笑了笑,对他们道谢。如今她是一个乖巧有礼貌的好女孩,她再也不会去冒犯一个小丑了。


  可是他在哪里呢?她需要找到他,向他道歉。她相信了他的诅咒,她真的只有一首歌的时间,只要她停止唱歌,小威就会像泡沫一样在她的眼前消失。一次又一次。


  她坐上火车,一路向北,一个城市一个城市走过去。车厢里人群拥挤,环境恶劣。她总是四处穿梭,寻求一个安身的地方,嘴里哼唱着一些轻快怡人的歌,为自己鼓劲。


  她走过一个很挤很挤的车厢,被身后接热水的男人不断地推着向前涌去。


  大概在车厢中间的位置,她看到一个长头发的女孩子,靠在一个男孩的肩上,睡得很熟。男孩子两眼看向窗外,一只手抱着女孩的肩,在这个拥挤杂乱的世界里,为她守护着一片安静祥和的天地。


  小美被推着向前挤去,又回过头来,看那个男孩的脸,为了让他转过头,情急之下她突然大声地唱起歌来。


  人们都往这个方向看,他也不例外,透过人群的缝隙,匆匆一眼,小美看到了他的面容。紧接着就被推进人群深处,吞下了最后一句歌词。


  他真的是小威啊。


  可是他没有等她。


  6.2011年,别离。


  小美最终没有找到那个小丑。后来她大学毕业了,成为一家礼仪公司的策划。


  有时候为了营造气氛,她会在顾客的活动上唱歌。遗憾的是人生无法像一首歌,有起始,有高潮。人生是如此平淡,有时候甚至杂乱无章,无迹可寻。


  有一对年轻人,男方要在情人节策划一个浪漫的求婚。小美被安排在现场唱那首《约定》,来烘托气氛。


  地点定在一家酒吧的天台,红色的心形气球放飞的时候,她穿着带天使翅膀的衣服一边走出来一边唱,楼下街道上路过的人偶尔抬起头,懒散地看一眼,这一天,已经有太多这样的煽情场面,大家都见怪不怪了。


  突然,小美在行人中看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脸,和那双熟悉的眼睛。


  小威。这一次,他身边没有别的女孩,也没有记者或者老师,更没有他那突然出现的妈妈。他默默地站住,仰起头听小美唱歌。不像稀疏的看热闹的人那样冷漠,他的脸上始终带着笑意,诚恳而纯净。


  小美一直唱着,她不敢停下来,她知道她一停下来,就要再一次失去他了。


  不要走,不要走。她在心里说,身体不由自主地后退到楼梯那里,只要下一层楼,她就可以冲到街道上拥抱他。


  他看着她,也慢慢地踱步走来。


  他的脚迈向马路的那一刹那,小美再也忍不住了,她扔下话筒,向楼下飞奔。高跟鞋甩脱了都不知道。


  穿过酒吧阴暗的走廊,她听见尖锐的刹车声。


  不!小美尖叫一声,她跑到街道上,看见迅速聚拢的人群和倒在马路上的身体,小威再一次地消失了。


  这一次,是永远。一个声音说道,小美转过头去,看到那个小丑的面孔出现在眼前,他一点也没有变,就像十几年前一样。


  求求你。小美对他哭喊,都是我的错,求求你别这样!


  小丑的红唇依然咧成一个大大的笑脸,好吧,我再给你一首歌的时间。


  于是那天,在酒吧外面的街道上,一个穿着带天使翅膀衣服的女孩子,光着一只脚,一刻不停地唱着歌,谁和她说话都不理,一首歌从起始唱到高潮,再唱回起始,反复循环,不知道唱了多久,直到晕倒。


  小威从特护病房转普通病房的那天,看到一个女孩来办出院手续,他一点也不认识她。


  他从她旁边走过,不小心碰掉了她挂在柜台上的伞。


  对不起。


  没关系。她说,声音嘶哑。


  小威看着她,奇怪,总觉得她的声音,本来应该很好听的……


  哎,不忙的话,我请你喝杯牛奶好不好?

标签:给我  时间  一首  一首歌  
相关评论